戒”网瘾”18岁安徽青年丢性命 戒“网瘾”学校超9成搞体罚

时间:2017-08-12 15:48 | 作者:0824

 浙江在线8月10日讯(浙江在线编辑 洪慧敏)去特训学校戒“网瘾”,不料儿子却丢了性命。8月5日,安徽阜阳市临泉县刘女士突然接到电话,说18岁的儿子李傲出事了。刘女士赶到殡仪馆一看,儿子遗体遍布伤痕口鼻有血。

  据报道,戒网瘾学校超过9成存在体罚现象。长期致力于青少年网瘾问题研究的华中师范大学素质教育研究中心主任陶宏开教授,曾走遍全国170多个城市。他发现全国大量戒网瘾机构打着戒网瘾的旗号,用强迫的手段如打骂、吃药甚至电击等暴力手段来矫治青少年的网瘾。

  花两万余元送儿子戒网瘾 得到的却是儿子死讯

  刘女士是阜阳市临泉县人,她的儿子李傲今年18岁。李傲的网瘾比较大,甚至还出现了厌学的情绪。

  听人说有机构可以帮孩子戒网瘾,刘女士就在网上搜索相关资料,查到了庐江县正有一家这样的学校。

  “这所学校叫合肥正能教育,网站上有一些所谓的‘成功案例’,我一看,和我孩子的情况几乎一模一样。”刘女士说,“按照网站上的电话号码,我联系上了学校负责人罗老师。”

  据刘女士回忆,电话里罗老师向她承诺,学校采用的是心理疏导和体能训练相结合的方式,来彻底戒除孩子的网瘾。

  刘女士又担心会不会打孩子,或者通过电击等极端方式戒网瘾。罗老师说他们采用的教育方式比较温和,绝不会采用极端手段。

  于是,刘女士和学校签订了一份协议,约定该学校对李傲上网脾气浮躁方面的问题进行为期180天的隔离封闭式成长辅导,费用是22800元。刘女士支付了1000元的定金后,8月3日晚,李傲被送到了这所学校。

timg (3).jpg

  8月5日,刘女士突然接到学校电话,说李傲出事了。“我们赶紧包车去了庐江。一开始学校说孩子在医院抢救,当我们赶到医院的时候,医院说孩子已经走了,被送去殡仪馆了。”

  儿子的突然去世,让刘女士和丈夫的心都碎了。当他们在殡仪馆里看到儿子的遗体时,却发现了问题。“我儿子身上满是伤痕,从头到脚几乎没有好的地方。”刘女士说,“8月6日下午,法医对我儿子的遗体做了检查,说除了身上20多处外伤外,还有一些内伤。”

  这所“合肥正能教育”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机构?庐江县白山镇政府介绍,这所特训学校是非法办学,且曾多次收到当地教育主管部门的停止办学通知。事发以后,该校已经被当地镇政府查封。对于该校20余名其他学生,镇政府已经通知学生家长,将学生们接走。 随后,记者从庐江县公安局获悉,目前该学校的负责人及4名教练已经被警方控制。案件正在侦办之中。

timg.jpg

  现象:戒网瘾学校致人死亡的血案近年不少

  近年来,戒网瘾学校致人死亡的血案层出不穷。

  2014年,河南19岁女孩玲玲在郑州搏强新观念生活培训学校(简称搏强学校)戒网瘾,在被教官“加训”两个小时之后死亡,另一名14岁女孩受伤。警方介绍,玲玲的尸检结果已出,其头部与硬物接触致颅脑损伤而亡。这证明,玲玲的死与她之前所受的训练有一定关系。

  从2008年至2014年,除了“加训死”的玲玲,全国至少还发生了11起类似事故。有的孩子被送入特训学校后,遭受虐待,一些孩子甚至不惜跳窗、跳楼。比如,辽宁13岁男孩小健为戒网瘾,被父母从辽宁送到济南子悦教育培训机构,不料刚到学校2小时便试图离开,最终导致其锁骨骨折。

  近几年来,在利益的驱使下,社会上各类戒网瘾机构丛生,且管理混乱,问题不断。据介绍,全国有大大小小数百所治疗网瘾的学校和机构。“目前我国的网瘾矫治机构多数是挂靠在医院、学校、工商管理部门的咨询培训机构,来历不明,身份模糊。”陶宏开告诉记者。

  值得注意的是,在教育部门登记的民办非企业单位,本应该属于非营利性质组织,而在实际操作中,招收学生的收费价格却高得惊人,平均每季度的收费多数都超过万元。

QQ截图20170810162625.jpg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他们对全国65家网瘾治疗机构的摸底调查显示,青少年网瘾矫治机构性质竟然十分混乱。“以学校为最多,有17家,超过总数的三成。”其次是“非盈利组织”,有11家;有“公司”9家和“培训机构” 6家;还有4家是“医疗部门”。

  教学方式 简单粗暴9成涉体罚

  据介绍,戒网瘾学校超过9成存在体罚现象。这些机构宣传语中不少都称“辅导、训练方式为24小时全天候封闭式管理,有教员24小时监视孩子一举一动”。更有甚者,在与家长签订的合同中还明确标注:“甲方不排除对孩子进行适度的苦难教育、惩戒教育,以不虐待孩子或不损害孩子的身体健康为限。”

  来自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提供的《关于青少年网瘾及其戒除的研究报告》称,退伍军人是网瘾学校教员角色的主要成员,成了最受网瘾学校欢迎的教官。他们对学生实施军事化管理,教学方式一般运用公开严厉的体罚、限制人身自由、超负荷体能训练等等。

  陶宏开认为,沉迷于网络的孩子,往往存在家庭成员沟通不畅的家庭问题,封闭式的军事化管理的学校通过强制的方式促使孩子在短期内完成的改变,只存活在“围墙之内管教之下”。

  “当孩子们回到现实中生活,网络时代电脑又变得触手可及,生活内容还是无人引导,原来的恶习怎么可能不重新回来?”陶宏开说,军事化管理并不能教育好孩子,根本原因是滋生这种恶习的家庭环境没有改变。青春期的孩子也处于叛逆期,方式不对的语言暴力、体罚等更容易激起孩子反抗的情绪,出现一些极端行为。

  2009年,卫生部发布的《未成年人健康上网指导征求意见稿》中,曾明确否定了“网络成瘾”这一说法,并明确表示,对于网络使用不当行为的干预,绝不是中断或终止其上网行为,且严格禁止限制人身自由的干预方法,严禁体罚。

  (综合自人民网、荆楚网、新华社等)

精选文章
最新更新